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


全聚德业绩创上市来新低,市值不及周黑鸭三成

2020-03-02      来源: 市界      作者: 可杨

摘要:从业绩来看,全聚德在告别2012年的巅峰后,似乎原地踏步了近十年。

从业绩来看,全聚德在告别2012年的巅峰后,似乎原地踏步了近十年。

2月24日晚间,“烤鸭第一股”全聚德发布了业绩快报,2019全年净利润4718.7万元,同比下降35.4%,创下2007年上市以来新低;营收15.66亿,同比下降11.87,创下十年新低。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营收与净利润双双创下新低的全聚德,刚刚在三个月前迎来新任总经理周延龙,如今上任不过百天的他,面临着业绩疲软和疫情冲击的双重影响。

在面临现金流生死考验之际,这位新帅治下的全聚德再度试水外卖,不过外卖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全聚德在北京的15 家外卖中,仅有一家月售突破三位数。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截至2月28日收盘,全聚德报收9.43元,下跌5.04%,总市值仅为29.09亿,不及周黑鸭市值的三成,较2015年市值巅峰的98亿,已蒸发70%。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净利润创下上市来新低,老牌烤鸭卖不动了。

根据全聚德2月24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全年,全聚德净利润为4719万,创下2007年上市以来新低。

2007年,全聚德成功登陆A股,被称为“中国烤鸭第一股”,目前该公司旗下有70余家品牌成员企业,据其官网介绍全聚德年销售烤鸭500余万只,接待宾客500多万人次,品牌价值近110亿元。

市界梳理全聚德上市以来财报发现,2007年上市后,全聚德曾连续四年实现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上涨。不过自2012年创下业绩巅峰以来,全聚德就一直处于滑坡状态。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2012年,全聚德全年营收19.47亿,净利润1.53亿元,较上市时均翻了一倍不止。此后,该公司营收及净利润一路下跌,净利润在2018年时更腰斩至亿元以下,仅为7304万。而2019年净利润再遭腰斩,仅为4719万,创下上市十二年来新低,15.66亿的营收则创下十年来新低。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伴随着业绩的疲软,全聚德的股价也在一路下行。截至2月25日收盘,全聚德报收9.34元,下跌1.79%,总市值仅为28.81亿,不及周黑鸭市值的三成。较2015年市值巅峰的98亿蒸发71%。

在本次业绩快报中,全聚德未公布净利润下滑原因,不过在2019年半年报披露时,全聚德曾提到,经营业绩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受行餐饮行业竞争加剧影响,门店接待人次减少,营收下滑,同时带动部分上游食品工业收入减少。

近年来,和全聚德同样历史久远的便宜坊、大董、年轻人较为偏爱的四季民福以及人均消费不到80元的大鸭梨等烤鸭品牌均在不断加剧烤鸭业的竞争,几次转型失败的全聚德在这场竞争中则愈显疲态。

疫情期间再度试水外卖,全聚德艰难转型。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或许是为了自救,去年底全聚德才刚刚迎来新任。总经理周延龙。这位上任不到三个月的新帅面临着这家老字号业绩不振和疫情冲击的双重压力。

上任不到百天,周延龙就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全聚德正在经历现金流难关,“餐饮企业现金流的好坏和生死直接挂钩,包括全聚德,我们面临的也是一个生死问题。”

为了自救,全聚德也在疫情期间做起了外卖。不过此番尝试并非全聚德第一次尝试转型线上,2016年,全聚德曾推出外卖平台“小鸭哥”,彼时,全聚德营收连续四年徘徊在18亿,未见增长,此举在当时被认为是全聚德试图打破营收瓶颈,拓展年轻受众的尝试,该平台由其控股子公司鸭哥科技负责。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不过彼时正值美团、饿了么以及百度外卖迅速扩张之时,“小鸭哥”最终未能在外卖市场站稳脚跟,其运营方鸭哥科技也在亏损近两千万后,于2017年停止运营。此后几年,全聚德未见在任何外卖平台上线。

此次全聚德再试水外卖,似乎同样成绩不佳。市界在饿了么等外卖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全聚德在北京地区已有十五家门店上线外卖平台,有近二十元的小份菜和近四十元普通装在售,烤鸭则需提前电话预定。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值得一提的是,在销量方面,除什刹海店外,全聚德其余门店月售均未上三位数。相较之下,同一平台上大董的七家外卖月售除一家未上百外,其余均接近200;大鸭梨的两家外卖则月售近千份。

注:来源/市界 ,作者/ 市界,图/网络,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配资开户 删除,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开店邦网立场。

关键字: 全聚德、烤鸭
0
网友配资公司
登录发表配资公司
点击换图

全部配资公司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0条配资公司

上海金桥大通股票配资相关的文章 / MORE
最近发布 / MORE